《渝商》封面人物專訪:能源圈的“攪局者”——譚傳榮

不忘初心 砥砺前行 ——集团公司隆重召开2018年度工作总结会暨表彰会
2019年2月22日
關于山西通豫煤層氣輸配有限公司煤層氣輸氣管道運輸價格公告
2019年4月4日

在中國能源領域的壟斷格局下,民企三峽燃氣集團掌舵人譚傳榮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攪局者”:在三峽庫區雲陽率先建立天然氣管道,主導建立全國首條跨省煤層氣長輸管線……這個目前資産過百億、在多家國企中間長袖善舞的能源大亨,究竟有什麽成功的秘訣?

和大多数企业家不一样,譚傳榮的朋友圈常常以晒书法为主。 他非常喜欢书画,每天早上6点,他准时写字画画,研究书画理论,晚上睡觉前也会有固定的书画思考时间。他甚至告诉记者,“我希望今后能回归艺术,现在专心画画两个月,根本就不想干其它事情了。”

譚傳榮掌舵著一家年營收數十億、資産上百億的能源企業。能源,作爲民生基礎産業,在中國屬于一個典型的國企壟斷領域。這對民營企業家而言,如何從中找到發展縫隙,非常考驗企業家的智慧。

时间回到1991 年,彼时的中国正经历一波下海潮。骨子里透出不安分、正在中学教书的譚傳榮“顺流而下”,承包学校饮料厂,生产柠檬水,种植猕猴桃,销售猕猴桃汁,之后又进入房地产,投资宾馆。“其实这些都是我在实践中的创新,也是多年来支撑我走过来的一种精神吧!”譚傳榮回忆说。

譚傳榮对创新二字情有独钟。在那个市场经济刚兴起的年代,他离开教师岗位,辗转饮料、地产等领域,某种意义上说,这是对自身职业的一种创新,对自己身份的一种再定位。随后的1998 年,他又跻身能源领域,主导建设了全国首条跨省煤层气长输管线“端氏—晋城—博爱”,之后又在能源、汽车等多个领域跨越式布局,目前拥有资产超百亿元。实际上,在由国企垄断的能源领域“翻云覆雨”,某种意义上说,这其实也是譚傳榮对企业经营的一种创新实践。

譚傳榮的創新還體現在藝術創作上。在北京望京的三峽燃氣集團總部,無論是公司的走廊、大廳,還是譚傳榮的辦公室,都挂著不少字畫和攝影作品:《雲水》畫面上,天高氣朗,雲卷水飛,人世喧囂悄無蹤迹;《山間蒼松》裏,青松傲立于懸崖峭壁,樹冠蒼勁蓬勃,拂去了雲煙霧霭;《山鄉》中,白雲飄逸,遠山青黛,村落古樸,彌漫著天人合一的禅意。還有《追夢》《峽江飛舟》《太行氣韻》——一張張與自然相融的攝影作品,或凝思于西藏的神秘,或有感于三峽的雄奇,或探幽于三晉的滄桑,或情系于太行的巍峨,無不情思飛動……這是譚傳榮的藝術境界:一幅幅作品,初看靜雅舒朗,細品之則熱血沸騰,別有洞天。

“自幼喜歡畫畫、攝影、寫字,情感自由奔放,思想無拘無束。”采訪中,國字臉盤、垂耳長發的譚傳榮解釋說,這種浪漫的情懷也給自己現實中的經商之路帶來阻礙,“總是在夢想與現實中間徜徉,失敗了,爬起,再失敗,再搏擊。”

譚傳榮將自己從事的天然氣、煤層氣當作藝術品。“我正著手對這些大自然美的東西進行‘藝術創作,可別笑我癫狂,鄙人是這樣設計人生的:當一個追求美的劍客,即使倒下,也要成爲一座山、一道嶺!”他笑著說。

真應了文豪蘇轼的詩句: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但問題是,這種浪漫情懷和充滿現實主義的經商如何平衡?面對錯綜複雜的能源市場,譚傳榮又是如何亮劍的?本期《渝商》雜志專訪三峽燃氣集團董事長、北京重慶商會會長譚傳榮,帶你了解一個跟自己內心不斷搏鬥又逐步突圍于能源壟斷領域的民營企業家。

從教師崗位下海

譚傳榮属于典型的大器晚成的企业家,39 岁才下海,这之前入过伍,退伍后在村里当上民兵队长,之后又去师范学院读书,到中学当老师。

“与许多老师不同的是,一节课更多的时间我交给了学生。”在譚傳榮的班上,45 分钟一节课,他只花20 分钟讲课,剩下25 分钟和学生一起讨论。课后则和学生一起劳动和打球。

这一待就是十多年。多年的教师生涯,让譚傳榮对绘画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一边教孩子们学美术,一边卖起自己创作的玻璃画。“你想,上世纪80 年代末,大部分人一个月的工资才几十元,我卖画可以卖到6000多元。”譚傳榮的作品质量可见一斑。他回忆说,自己小的时候,母亲一直靠剪纸画来补贴家用,这也影响到他对绘画的喜爱。

但是,就在他謀劃著准備做一個專職畫家的時候,卻歪打正著邁入了商人領域。

当时,作为健力宝、广州亚洲沙士、北冰洋的市场竞品,高橙饮料品牌在全国红极一时。于是譚傳榮开经营理念之先,花2 万块钱承包学校的工厂,和广东人合作,利用橙子的产地优势,购入仪器设备扩大生产,然后再将贴牌的“高橙”销往外地。

隨後,除了做“高橙”,譚傳榮還想著自主創新,于是成立飲料公司三峽風企業集團,謀劃著將大巴山的猕猴桃等推出去。怎麽推廣?第一步是設立研究機構,在産品上下功夫。接下來則是給産品取名。“那時候有個飲料廣告叫‘椰風擋不住’,于是我們就取了這個名字。”譚傳榮回憶說。

椰风饮料可以说承载了很多70后、80 后的记忆,那个时候很多人对于海南的印象则来自于椰风饮料的广告,椰风饮料曾经的代言人是“四大天王”之一黎明和林嘉欣,单凭代言人就看得出来当初椰风饮料有多火。

而順著椰風飲料火熱的勢頭,初創的三峽風企業集團,開始走上模仿道路。遺憾的是,這一創業産品很快被扼殺在搖籃之中。由于飲料的酸度沒有解決好,譚傳榮之前賺到的300萬元全部虧了進去,最後連本錢還虧損了幾百萬。“這對我來說可是致命的。”和其它創業者一樣,譚傳榮也經曆了創業中的低谷期。

從房地産轉到天然氣

企業家任正非回憶自己的創業經曆時說過,創業是條不歸路,它並沒有想象的那麽浪漫,也沒有想象的那麽精彩,而是爲了生活被逼上梁山。譚傳榮當時也走在了這條不歸路上,盡管敗得一塌糊塗,他沒有一蹶不振,而是迅速朝房地産領域狂奔。

1998 年,中国房改政策正式落地,实物分配停止,房地产的市场化气息越来越浓厚,商业嗅觉敏锐的譚傳榮转身投资房地产。资料显示,包括重庆主城的百合园、米兰天空,以及梁平的旧城改造和欧式一条街的修建,都有譚傳榮的身影。随后,譚傳榮还投资建立了宾馆品牌——三峡风宾馆,在开县和云阳等地的三峡风宾馆成为多年来颇有名气的区县酒店品牌,譚傳榮也借此摆脱了创业低谷,为之后深耕天燃气领域斩获了经济筹码。

問題是,既然房地産、賓館業務當時方興未艾,爲什麽譚傳榮並沒有在該領域繼續大展拳腳呢?

采訪中,譚傳榮坦稱,“沒在高速發展的房地産領域淘金,一點也不後悔,畢竟天然氣造福了更多的百姓。”

從情感上說,這是生在新中國、長在紅旗下的那一代人特有的家國情懷。曾經還有一則發生在譚傳榮身上的小故事:譚傳榮退伍後,在村裏當上民兵隊長,鄉親們好長時間吃不上肉,有一次他想方設法搞來一筐,分給全村人吃,唯獨自己只喝了一碗肉湯。這是富有浪漫色彩的譚傳榮兼濟天下的精神體現。但是,經商要面對赤裸裸的社會現實,企業家要足夠的理性才能戰無不勝,譚傳榮踏進能源領域的理性依據又是什麽呢?

采訪中,譚傳榮向記者回憶,上個世紀末,舉世矚目的三峽水電工程正如火如荼修建,由此帶來了百萬人口的三峽大移民、縣城搬遷。

新城建设过程中,商机遍地。在能源领域,当时三峡地区家庭以烧煤为主,而天然气作为一种更加安全、更加干净、热值更高的新能源,尽管在中国还处于起步期,但在国外已被广泛使用。而且从经济角度来算,如一户居民使用天然气,比烧煤一年下来可节约720 元。天然气产业在国内的爆发指日可待,由此也唤起了譚傳榮转战天然气产业的决心。

“攪局”天然氣

譚傳榮踏入三峽庫區的天然氣産業,相當于進入了一個市場空白,在由國企壟斷的能源領域,譚傳榮也算是較早的民企“攪局者”。

1999 年6 月,譚傳榮旗下的三峡燃气集团与云阳县签订协议,建设云阳境内的天然气管道,开启了一个新入局者的艰难生长。

對于天然氣管道建設的資金要求,譚傳榮三招解決難題:一是拿出之前的創業積蓄;二是借助國家政策優勢,用好政策基金;三是借助金融機構對民營機構的支持,利用好銀行貸款。技術層面,三峽燃氣集團當時引進了一系列技術過硬的天然氣專業人才,讓他們在專業顧問、技術實踐上出謀劃策、落地實施。

天然氣是一個民生産業,用戶的滿意度是建設運營天然氣管道的關鍵,也決定著三峽燃氣集團能否發展壯大。爲此,公司在用戶端下功夫,引入燃氣保險,保障用戶的人身財産安全。“這開創了重慶燃氣行業的先河。”譚傳榮說。

招招胜出,可以看出三峡燃气集团早期开辟燃气市场战术的精准和高效,也为之后市场的拓展奠定了基础。云阳通气之后,三峡库区腹地的奉节、巫山等城市也相继与三峡燃气集团签订协议,投资建设了三峡库区“云阳- 奉节- 巫山”长输管线200km,并建成三县的城市燃气工程和CNG 加气站,让18 万户三峡移民用上清洁经济的天然气,年供气量1.2亿m3,基本巩固了库区阵地。

但是,庫區市場鞏固後,三峽燃氣集團並沒有停止擴張的步伐,而是繼續揮師東進,入駐湖南。

值得一提的是,譚傳榮在湖南市场版图拓展上高潮迭起:2006 年,先后投资建成湖南省安乡、汉寿、临澧三县城市管道天然气工程,目前拥有各类用户10 万户,年供气量0.5亿立方米。这也促使三峡燃气集团以三峡库区为核心、湖南为拓展的燃气版图初步构建成功;2009 年,开始申报湖南省能源总体规划的重点项目——常德地区“五县一市”天然气管道项目,项目成功获批并于2014年初全面动工。

2014 年,湖南省政府同意实施《湖南省天然气输气管网建设三年行动计划(2015—2017)》(简称“气化湖南工程”三年行动计划),计划安排到2017 年底,全省新建完成国家干线2 条,省内支干线、支线共25 条;力争管道气化全省14 个市州中心城市和66 个县市。彼时,这项“气化湖南工程”行动计划给已在湖南市场深耕近10 年的三峡燃气集团,带来难得的发展机遇。于是公司大展拳脚,2014 年6 月,由该公司实施的“五县一市”(“五县”指的是常德市的澧县、安乡县、临澧县、桃源县、石门县,“一市”指的是津市市)天然气输配管道项目正式动工。

2015 年7 月,三峡燃气集团充分发挥建设“云阳- 奉节- 巫山”长输管线的经验优势,快马加鞭,仅用1 年时间,就完成了“五县一市”天然气输配管道主体工程,进入试运行。资料显示,“五县一市”天然气输配管道全长245.9 公里,工程总投资4.8 亿元,管道沿线涉及9 个区县( 市)、30 个乡( 镇)、124 个行政村、3 个街道、5 个社区、7 个工业园区、3000 余农户和30 多家企业,解决了数百万群众用气问题。三峡燃气集团在湖南市场也由此开启了发展的新篇章。

拓荒煤層氣

梳理譚傳榮近30 年的创业历程,发现“大手笔”是其重要特征:刚开始创业,他就承包一个校办工厂;亏得一塌糊涂时,他投资房地产;经济稍微宽松,他又建起资金密集的天然气管道……这位号称“即使倒下,也要成为一座山、一道岭”的企业家,在创业路上简直就是一个斗士。

2005 年,这位斗士做了一件至今说起来自己都热血沸腾的大事:主导铺设全国第一条跨省的煤层气长输管道——“端氏—晋城—博爱”煤层气管道。该管道全长98.2 公里,途经山西、河南两省,横跨整个太行山,2010 年竣工时,其管线满负荷运转的能力相当于当时全国煤层气利用的总和。

是什麽推動著譚傳榮要做這樣一個“大手筆”工程呢?他又是如何主導建成的?

煤層氣就是平常熟悉的瓦斯,主要成分爲甲烷,賦存于煤層之間,作爲一種清潔能源,中國的資源儲量相對豐富。其抽采利用開發既有利于煤炭安全治理,又益于國家能源結構調整,因此國家非常支持煤層氣發展,並出台了多項激勵政策措施。但是,受制于開發難度,大規模商業化利用仍未實現。在這個背景下,繼三峽庫區天然氣市場後,譚傳榮相當于又進入了一個空白市場。

一般而言,一個市場的拓荒者,往往會受到外界諸多質疑,就像馬雲創業之初,很多人都懷疑他是騙子。而這般質疑,其實也反映在此條長輸管道的建設過程之中。

事實上,譚傳榮是半路接盤“端氏—晉城—博愛”煤層氣管道項目的。時間回到十多年前,作爲國家規劃的重點煤層氣項目,“端氏—晉城—博愛”煤層氣管道原本由央企中聯煤層氣有限責任公司(下稱中聯煤)申報,發改委也給中聯煤出具了項目路條(同意開展前期工作的函),後來由于中聯煤屬國企,程序複雜、審批較多,工作開展較慢。怎麽辦?俗話說,有縫隙就會有陽光,此時,三峽燃氣集團見縫插針著手入局。

怎麽入局呢?

當時,作爲中國煤層氣資源豐富之地,山西省晉城市非常鼓勵民營資本進入煤層氣的開發和利用,推進煤層氣産業的規模化和商業化。但是,瞄到此商機的不只是三峽燃氣集團,當時還有多家央企,包括山西國有企業——山西能源煤層氣投資控股有限公司,以及央企中國中煤能源集團公司、河南省中原石油天然氣開發有限公司等。

在這些強悍林立的對手中,三峽燃氣集團如何立足?

“与国企合作,民企要学会做小兄弟。”这是譚傳榮一直坚持的合作理念。因此,在该项目中,三峡燃气集团当了“老二”,山西能源煤层气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是大股东,占比35%,三峡燃气集团、河南省中原石油天然气开发有限公司和三峡国际能源投资有限公司分别占26%、9% 和20%,而考虑到中煤能源集团公司有气源,最终其占比10%,项目的投资主体是山西通豫煤层气输配有限公司(下称山西通豫)。

然而,意外的是,故事還遠遠沒有結束,接下來資金、社會溝通、運營三座困難高山,將三峽燃氣集團緊緊包圍。

破解三座冰山

三峽燃氣集團遭遇的第一個棘手難題是資金冰山。“項目股東較多,且股東性質不同,導致決策事項艱難,建設工期延長,費用增多,而在向金融部門進行融資時,部分股東又不願按股比承擔擔保義務,對工程延期所增加協調費、賠償費、工程費不予理解。”譚傳榮回憶說。

实际上,融合央企、地方国企、民企在内的混合所有制企业要正常经营,其难处是可以想见的。一开始,三峡燃气集团是项目第二股东,但后来由于项目资金短缺,其主动增资成为第一大股东。“按照国家发改委的批文,要求项目资本金需达到2.08亿元,而当初仅有8200 万元,后逐步增加至1.5 亿元、2.08 亿元,在增资的过程中,部分股东放弃注册资本注入,三峡燃气成为大股东。”咬咬牙,譚傳榮最终还是渡过了资金难关。

然而,这也仅仅是资金难题破解了,建设过程中的社会沟通,又是另一大难题。管道途经晋豫2 省、5 县、14 个乡镇、82 个乡村单位,利益诉求众多,协调的难度相当大。甚至出现了这些情形:有的人因为工程动了他们祖坟、田地房屋,无论赔多少钱死活不让挪;有的人钻进工程挖掘机里,漫天要价,一躺就是好几天;更有甚者,本该赔付给老百姓的是1200 元,真正到手里的却只剩下700 元。

“確實很多時候都想放棄不幹了。”譚傳榮曾對外吐露心聲,但他又覺得,“人必須堅持理想,要咬住青山不放松。”

于是,作爲項目大股東,在近6年的時間裏,譚傳榮帶領他的團隊四處奔走,從村民、村主任、鎮長到縣長,一級一級地往上談,溝通,溝通,再溝通,協調了上百次,問題才得以解決。

2010 年10 月,跨越山西、河南两省的“端氏——晋城——博爱”煤层气管道工程,终于全线竣工并投产,这是全国第一条跨省的煤层气长输管线。该项目设计输气能力20 亿立方米,如达到满负荷输送,山西可以节约能耗约标准煤246 万吨,减排二氧化碳460 亿方。

本想著大功告成,但意外的是,難題接踵而至,該管線接下來又遭遇了運營瓶頸。譚傳榮透露,從建成到現在,因爲經濟形勢較低迷,需求減少,加上石油價格下降,而煤層氣的成本又比較高,上遊開發供氣也不足,該管線一直沒能實現預期的年輸送目標。目前管道日均輸氣量僅爲130萬立方米。

怎麽辦?

2017 年8 月30 日,“救星”到来,利好政策落地,国家发改委当天发布《关于核定天然气跨省管道运输价格的通知》(下称通知)。通知对13家企业进行了成本监审,重新核定了运输费,而重庆三峡燃气( 集团) 有限公司就是其中的一家。“国家考虑到‘端氏—晋城—博爱’煤层气管道建设周期较长、长期未能达到满负荷生产等因素,价格定为0.325 元/ 立方米,为管道的经营奠定了基础,指明了方向。”譚傳榮说。

通俗一點說,《辦法》規定管道運輸價格與負荷率挂鈎,管道運輸企業負荷率低于75%,實際收益率將低于准許收益率。因此,這會促使沒有滿負荷的管道向第三方開放,提高管道負荷率,從而取得國家規定的准許收益率。

跨界布局

“端氏—晉城—博愛”煤層氣管道,毋庸置疑是中國能源史上的裏程碑,國家能源局在“十二五”規劃回顧“十一五”成就時,特別提到了此條管線。而從另一個層面說,這條管線的建成,也是三峽燃氣集團發展史上的一個重要轉折點,公司由此開啓了業務多元化的跨界布局。

其一,譚傳榮构想实施了“让煤层气、天然气输配管道由‘线’成‘网’”的战略计划,拉长产业链条。比如,在“端氏—晋城—博爱”煤层气管道下游,延伸了博爱至洛阳的输气管线、LNG 液化工厂、CNG 加气母站等。2013 年,集团投资建设了博爱LNG工厂,工厂规划日处理能力可达120万立方米,一期工程( 日处理能力60 万立方米) 仅用了10 个月时间就完成建设,累计投资7 亿元。2016 年,投资1 亿元,建成了一座2 万立方米的LNG 储罐,该储罐是河南省最大储液装置,具备河南省气源应急储备能力。2017 年,建成投产2 万立方米LNG 储气设施,将成为河南最大的调峰储备库。

其二,三峡燃气集团以能源为出发点,拓展到汽车产业,如气瓶生产、气瓶检测等。2014 年,建成了河南省规模最大、技术最全的气瓶检测和汽车LNG 改装生产线。而与焦作市质监局合作建设的河南省气瓶检测中心,与张家港富瑞特装、焦作豫通物流合作投建的汽车动力改装及气瓶生产项目,于2017 年3 月建成投产。

其三,三峡燃气集团构建实施了以能源为中心的跨产业综合发展战略。2014 年,三峡燃气集团进入贵州,与省国资委迈达盛集团共同出资成立了贵州能源控股集团,该集团是贵州全省大力投资发展的油、气、电能源项目,目前3 万吨成品油油库已建成、日处理100 万立方米的液化天然气工厂已开工、凯里—铜仁天然气长输管线正在建设中、200 余个充电桩已分布省内多个州市县、一大批加油站将陆续投运、部分城镇燃气和加气站已经实现基本盈利。2017 年7 月4日,集团与河南省焦作示范区签订合作协议,将在该示范区投资天然气热电厂、输气管网、热力管网、城镇燃气及油气电能源综合站等项目,总投资约26 亿元,通过这些项目的实施,力争将该示范区打造成清洁能源工业特色小镇示范点。 “别看项目那么多,其实都是以能源为基础进行的业务拓展,随着时代的发展,单一产业的投资已经不能满足外界的需求,必须寻求多元化、全产业链的发展。”譚傳榮解释说。

而爲實現這些宏偉的戰略計劃,三峽燃氣集團早已在人才培養、技術研發上深下功夫。公開資料顯示,鍾辛生、陳吉慶、林忠厚等能源領域資深專家都是公司聘請的高級顧問。同時,公司還支持了清華大學和英國劍橋大學、美國麻省理工學院聯合建立低碳能源三校聯盟,與大專院校和社會科研機構聯合組建了中原煤層氣綜合利用研究院,共同研究課題。

此外,三峡燃气集团在资本运作及互联网开拓上也不甘落后,一方面与美国华平集团、中航信托资本、亚美能源以及地方政府合作,在全国率先建立了5 亿元的煤层气发展基金,投资相关煤层气开采、输送及利用等项目;另一方面与阿里巴巴合作,谋划智慧能源领域的突破。

隨著大數據、雲計算、人工智能等技術的發展,“智能能源”一詞最近幾年被提得越來越多,但由于涉及到基礎民生産業以及技術制約,智慧能源落地速度並沒有想象得那麽快。但如今,一個互聯網界的巨頭和一個能源領域的改革創新者合作來張羅這件事,似乎前景指日可待。

 

對話譚傳榮:

公司正籌劃上市

《渝商》:上次采访时,您说2018 年希望在企业创新上有重大突破。今年即将过去,请谈谈企业这一年创新情况。

譚傳榮:目前业务市场已发展到广东、江苏等沿海地区;2018 年,我们与阿里巴巴谈判形成初步合作意向,在雄安新区推进智慧能源这一构想已初具雏形。

《渝商》:您如何判斷新能源行業的走勢?

譚傳榮:隨著用途的日益廣泛,現在以天然氣爲代表的新能源的産值,每年以兩位數的速度增長。今後一段時間都是新能源發展的最好時機,因爲全面建設小康社會,需要沒有霧霾的藍天。

《渝商》:三峽燃氣已由一家傳統民營企業轉爲有央企股東的混合所有制企業。爲什麽要改制、讓出股份?

譚傳榮:央企與民企的合作已經是不可逆轉的趨勢了,民營企業中有央企股東,可以利用央企得到更多的資源、獲得更多的合作夥伴、獲得更佳的利益,而且民營企業也可以融入到國有企業的發展中,利用民營企業靈活的優勢,與基層協調談判一些瑣事,有效杜絕腐敗情況的出現。

《渝商》:公司目前央企股東有哪些、股份比例如何?央企進入,你如何保持控制權?

譚傳榮:目前公司與中航信托、中海油、山西能源産業集團、河南中原石油天然氣、貴州邁達盛等央企、國企進行了合作。我們所有的決定都不是一言堂,要通過董事會決議討論,要通過股東進行舉手表決。至于誰控股、誰參股,我認爲無所謂,雙方只要能發揮各自優勢,形成合力,共同推動企業快速發展,實現合作共贏就好。

《渝商》:民企和央企合作時,除了保持小兄弟心態外,你覺得還有什麽竅門?

譚傳榮:國企民企不是對立的,完全可以共贏發展。我原來也講過民企市場敏感性強、機制靈活,可以彌補國企的短板,更像是小兄弟輔助大哥哥開山辟路。其實還有一方面:民企在合作過程中也可以學習到更完善的管理方法、更先進的技術,國企更像老師以身作則、言傳身教。

《渝商》:2006 年公司借壳上市失败,直接损失2 亿多元,是怎么回事?接下来会考虑继续上市吗?

譚傳榮:當時上市失敗,只能說明我們確實缺乏經驗,中國有句老話:“欲速則不達”。現在已經過去十多年了,三峽燃氣集團和三峽人也在這段時間內快速成長了,不能因爲失敗過就不再嘗試,目前我們在做上市的准備工作。

 

最佩服任正非和譚傳華

《渝商》:作爲北京重慶商會會長,你覺得渝商和其他商幫有什麽不同?

譚傳榮:浙商的思維超前,勇于創新,善于抱團發展,包容性強,而相比浙商,渝商更加個性化,敢想敢做、吃苦耐勞、自強不息是渝商的顯著特征。

《渝商》:你最佩服的企業家是誰?

譚傳榮:任正非和我弟弟譚傳華。任正非,軍人出身,其家國情懷值得敬佩;弟弟譚傳華,作爲譚木匠梳子的創始人,右手殘廢,創辦的企業解決了上千殘疾人就業,看到那些殘疾人生兒育女,孩子成龍成鳳,我感動不已,弟弟做了大好事。

《渝商》:你說過,把煤層氣當藝術品,如何解釋?如何將藝術運用在企業經營上?

譚傳榮:做任何一項事業,都不能純粹追求商業利益,而是先講社會效益和社會價值。

《渝商》:但經營企業是很現實的事情。

譚傳榮:理想是建立在现实基础上的,对企业家而言,也是如此,不切实际的理想会让企业走弯路,甚至会走下坡路,所以我会设立2 个理想,一个是长期的,一个是眼前的,循序渐进,稳中求进。

《渝商》:你怎麽看待財富?

譚傳榮:財富就是數字。我更看重艱苦奮鬥、回饋社會的企業家精神。我對我的女兒也是這麽要求的,要艱苦奮鬥,勤儉節約。

《渝商》:你認爲的企業家精神是什麽?給自己打多少分?

譚傳榮:不忘初心,懂得感恩;与时俱进,能前瞻决策;目标明确,讲究至诚,良好的商业信誉和口碑;要心有所敬、行有所循,心有所畏、行有所止。我给自己打7 分吧,做到容易做好难,这是一个持续的过程。

《渝商》:考慮過接班問題嗎?

譚傳榮:沒有。

(文章轉載自《渝商》雜志)